每月彙整: 2018 年 1 月

[講座心得] 禁羈無涯:邀訪系列 《Pedro》

在BDSM的活動之中我們總是不乏來自海外的朋友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從實踐互動、交流演講、甚至表演和大小型工作坊。在智慧型手機的協助下使用英文進行日常對話對我而言並不陌生,而這些在台灣參加各式BDSM族群活動的海外朋友也相當樂意用這種方式與我們交流,我們的溝通經常交雜著中英日文甚至台語,還有豐富的肢體和手繪圖像,最神奇的是氣氛通常是熱絡融洽的。

目前於BDSM圈內的活動可以粗略分為交流對話、互動實踐兩大類,其中縛生講座是一系列脈絡和內容相對紮實的的講座。從#0至#6脈絡的敘述梳爬國內外發展歷史、文化、流派重要人物與互動情境的大小注意事項等,每一次的演講都紮實而且有特色。

其中#6 明智伝鬼其人其繩是由繩師Pedro所帶來的演講,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第一個圈內有同步口譯的活動,但是許多特點令我印象深刻,他是一個溫厚而且幽默的人。在演講一開始他再三強調他與明智傳鬼本人的直接互動並不多,還有他是如何受明智傳鬼的影響,並且敘述他在日本接觸的繩縛場所與文化情境。最後再三強調這樣的演講他不會再講第二次,若不是有小林繩霧和明子的熱情邀約這樣的演講大概也不會發生。他把當天的演講定義出兩個主題,即是語言溝通和繩縛。

簡短的敘述之後我們在演講上看了一小段明智傳鬼的繩縛影片(A片?)。和一群半生不熟的人一起看A片是一個有趣的體驗,而這還不是當天最精彩的。片中的女主角Scarlet在一開始人如其名的穿著一件猩紅色的襦絆正坐在狹小的木屋中,而明智傳鬼戴著墨鏡坐在她後面。畫面進展一幕幕跳過,我們受限於時間只看了大約一半。

Pedro切斷影片繼續演講,並且表示他要徵求一位志願者做現場示範。從演講的敘述之中我忍不住被這樣一個人吸引,我和台下幾個聽眾不約而同的舉手了。但是或許是考量於現場錄影的使用和溝通,最後是由Lulu做為現場示範MD。表演內容相當引人入勝,我很久沒有這麼投入的看過一場繩縛表演了。我沒辦法做太多細節敘述,儘管他再三強調一切都是即興,他與Lulu也是初次合作,但是MD的反應和他的投入與精準的繩路,都讓我看得捨不得移開視線。

在表演結束之後,我決定提出一個稍微關係到他圈外生活的問題。這一年以來我有一個以對話為主的活動,是以各種面向的溝通和閒聊為主的Munch嚼舌根聊天會。而這一年以來,我開始想一些問題。我想要得到大家的想法,我也拿來問了Pedro。他在講座的一開始提到吸引他創作的題目是死亡和性別(Dead and Sexual,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這個題目同樣也吸引我,與繩縛連結更令我感到好奇不已。我進一步追問了他的想法。

我:我想知道你平常的工作是什麼,是為了什麼樣的單位工作,而繩縛與其中的連結點又在哪裡?我想知道這些是因為我有一個活動經常需要與香草人對話,我經常對於如何向他們解釋感到困擾。

他:我一開始的說法是死亡和性別,但是更進一步講應該說是極限,這是我的出發點。

(他拿出繩子折出端點,緩慢的逼近自己的掌心)

他:Did you see? Limit.

他:極限,然後一層一層的堆疊,一層一層的往上推,再推。這是我在做的事。

 

這樣抽象的敘述或許很難直接傳達給一個完全沒有接觸過BDSM的人,但是1/26-1/28連續三天的講座和工作坊所吸收的資訊量,都讓我深感身為台灣台北人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和充滿熱誠的同好面對面的坦誠對話和交流資訊,是這幾天我得到最寶貴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