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2018 年 6 月

香草調教(1)

  趴體開始一個小時,利央已經貪快喝了兩杯,代謝不完全的乙醛讓部分參與者足跡開始歪斜。這個圈子向來不乏交際場合。重節奏又彌彌的音樂,重複著隱約的規則。室內是禁菸的但是空氣循環向來不是太好,高濃度的二氧化碳和酒精在上揚的嘴角參與者的唇間交互輪替著。
  頸子空空的,但是視線和行動卻時不時的向著木馬停滯。這是隻好木馬,皮革軟墊讓受方不論屈膝半跪或者伸直雙腳趴坐在上都可以找到舒適的位置專心在互動上,但那是一個木馬,儘管看起來像沙發,木馬是刑具這點使他對那個位置產生距離感。木馬的上方散佈幾個理想的吊點,不論要拉起大腿或者上肢都有絕佳的角度可以操作。調教空間總是昏暗的,昏暗中鮮明的白光打在一旁散落著各式玩具的架子上,金屬口鉗、肛塞、玻璃按摩棒、矽膠假陽具、跳蛋、麻繩、木拍、皮拍、拘束器、浣腸器、鴨嘴鉗、乾淨的毛巾,還有一小盆混著薄荷糖的保險套和潤滑液。徘徊在旁邊的人們好奇又期待的交談、撫摸把玩著空間中的設備,交換著腦汁和指間的搔刮和唾液。
  利央別過頭看向一旁空蕩蕩的吊點,這是個很棒的空間,很棒的趴體。
  一切緩慢的升溫,肢體的界線在視線流轉談吐間緩慢的融化流動,沙發和明暗空間散落著交織在一起衣衫不整的肢體或互相視姦意淫等待狩獵與被狩獵的人類動物,一切的一切都恰如其分的正在發生或等待發生。
「嗨。」
  有個人走向他打了聲招呼,聊了幾句之後一起步向飲料桌,他帶著第三杯忘記有多少酒精的飲料和向他搭訕的人走向牆角找個地方窩下來。
「你第一次來嗎?」
「嗯,今天是第一次。」
「哈哈誰不是呢?」
「你好,我是XXX。」
「我好像有追蹤你的訊息。我很喜歡你之前的一系列什麼。」
「謝謝你。」
「你的作品我超喜歡的,沒想到今天會遇到你。請問我可以留你的連絡方式嗎?」
「啊,如果是那個平台的話留個訊息給我都會加唷~。」
「好啊好啊那我之後再加你。開心!」
……
「你喜歡喝什麼?」
「酒精飲料我都喝唷,我不喜歡飲料太甜不過今天都很好喝。」
「嗯嗯我也很喜歡酒。」
「常常看你寫麻繩,你喜歡繩縛嗎?」
「嗯,喜歡唷。那是我最喜歡的項目。」
「我想要請你綁我,可以嗎?」
看著他的眼睛和不知何時開始把玩的散落一地一身的麻繩,愣了一下
「可以啊。不過我今天喝有點多,我不會吊人。除此之外,我大概只會做這些事……。可以嗎?」
「當然可以。」
  四周的人不知何時散出了空間給兩人,不時的投注著視線。他看向斜上方空蕩的吊點、腳邊成堆收束整齊的麻繩和正用臉頰磨蹭自己膝上放鬆的右手的初次見面的人,熱切的眼光和濕潤放鬆的舌尖。
  他習慣專心處理繩子,可能偶爾有興致會偷咬兩口,把唾液和著飲料和氣味隨著尺印留下淺紅色的記號,然後擦掉,然後用繩尾摩擦敏感點。他喜歡把重量放在對方身上,隨著重心轉移緊迫壓制控制對方的昇溫的節奏和轉移姿態。找到喜歡的位置就坐下,在摩擦和拖曳爪痕之間把對方的體液擦得到處黏答答,然後再用衣服擦掉,再咬,擰捏,輕打。
……
「嗨。」
「嗨。」
「你今天有玩嗎?」
「有啊,小玩一下。」
「真好。」
  他拿著鞭子輕輕刷過他的泛紅的大腿。
  利央拿麻繩回敬了兩下。視線穿過木馬看著遠方空白的牆面。他覺得有點悶,可能是因為對外窗沒有開。他覺得有點熱,但是今天不想脫衣服,儘管一旁有人全身裸得只剩刑具和跟鞋。他覺得自己這樣子看起來很好,玩了一輪妝依然完整,衣襬層次略為凌亂身上的飾品散落一地但是這樣很好。
  伸手摸摸那隻鞭子,他盯著它獨特的固定方式和鎖頭。覺得渴喝口飲料莫名覺得它看起來很好咬。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他忽然覺得想找個地方躺下來,就抓過一旁的大腿側躺下去。往上偷瞄一眼發現自己正在被觀察,拿著鞭子的手似乎在猶豫該不該往假髮或層層堆疊的蕾絲上搓揉。
  那隻手看起來比鞭子好咬多了,但是今天有點累,他決定先睡一下。
  在渾沌的趴體中睡覺是一個很有趣的感覺。你的意識不會真的睡著,一旁的人聲和拍打聲和音樂在一開始的不規則會漸漸的找到節奏,此起彼落的揉在一起。是有點吵但是又很舒服的聲音。有最棒的現場即興和聲又有柔軟的大腿和撫摸。討厭出門,但是這裡是他的天堂。
  這是個很棒的趴體。

2018/6/1

【從繩師、模特兒到酒店工作,身體工作與性的各種鎖碎murmur。開放徵文中】

要跟堅持了七八年左右的MD離別,果然還是會有點捨不得。從最初高中長得又肥又醜,然後努力把自己弄得像個人,像個「漂亮的人」「值得被拍攝的人」變成自己心目中lolita那個類似變身,從現實世界逃離的夢幻模樣。
剛開始拍照總是要可愛漂亮,就是Lolita標準形象,但是我發現自己好像有一點戲劇,或說是模仿天分吧?在lo圈拍照文化裡做出差異。那時候還沒想到付費,就是朋友們拍照,連互惠我也不知道算不算,那是很久的往事了。

不知道為了甚麼,總之我被圈子裡的人背地說了壞話,我完全不知道做錯了甚麼?過了沒在接觸Lolita大約半年,我想到了可以把這些變成故事,這樣就不只是糖水照。可是得不到認同的我越來越陷入瘋狂的追逐,總算作品的故事性算是有,也開了這個帳號,依照線上MD同班同學的指導,開始從互惠走向付費。

這應該前一篇提過我用的是文案策略,與其說是約拍,不如說是在賣企畫書。我試圖扭轉MD只是找來拍拍休閒這件事,所以如果攝影沒想法,馬上討論一下就有主題,連可以延伸的議題關鍵字都標註了。這當然是一種脅迫和自我展現的手段,直接把成品推到你面前問你,製作過程就是這麼快,成品在這裡,你買不買?大部分拍休閒的攝影當然是Hit and Run,但有人就是會被吸引願意購買。

另一種我所謂的服務業,即便是互惠,我把每一位攝影師當作雇主,我是勞工,接著依照計畫達到高精準度的完成。雖然很抱歉不過這也是一種操作手法,就算拿不到酬勞,我也要從雇主身上奪取一點東西,故意讓他們內疚,就當把我物化的小小復仇,或是得到稱讚。
理想狀況當然是下一次約拍就可以付費,因為我值得。
故意默默的做給老闆看,我甚麼都不說,為了加薪。
只是人攝圈不是企業公司,這些操作手法是用在商品的。

即便有很多攝影被這種壓迫感嚇跑(我猜測是這樣),我的思考模式很簡單,既然每次MD都被質疑能力到底值不值錢,那我甚麼都不用說,直接丟出試用品讓你們知道,這是我能力的一部分,而且這還只是試用品,不買嗎?
順便說說,每次的創作都是痛苦,唯有痛苦才能創作,我的商品是各種情緒的表現精準度,還有替各位想法的碎片拼湊出混雜我一點點痛苦作為接合劑的整體。

這世界那麼多的人,我也許把夢做得太大,勞資雙方怎麼可能會站在同一邊呢?各位雇主。
其實你們底下的員工是有思考能力的,或許我的社會經驗還不夠,大概也不夠成熟,但這是職場的一部分,我努力地體會,大人總說社會很殘酷,沒錯,我們都是物品。
年紀,保存期限到了就差不多可以淘汰的物品,總是會有新的新鮮年輕的MD拍不完。

在這一年多的社會職場體驗,我少上線的原因當然就是不想待在公司啊。我想我可能不是做得很好,應該要每天開著,但實在是電腦太當,詢問率又低到我好像只要每天巡一下就好。以職場來說,我的業績遠遠不如同學和學妹,讚數用洗讚社團洗來的,而真正的業績只有四位攝影師。
接著我想感謝這四位願意肯定和認同我能力的攝影師。
林峰汎非常感謝你其實給我很多經驗談,讓我認識到商業和藝術的不同。我們常常可以探討很多層面的論述,今天整天聊得很痛快,所謂能夠理解我的成品,或許也可以說是論文,並且討論應該只有你一人了。
顏維倫我還記得你半夜被我嚇到的樣子,30分鐘就有企畫書,而且好像說我一眼就看透你的想法。或許我們是剛好想法合拍,工科出身的思考模式很快就能對上。當天你震撼的表情,甚至說了都害怕我是不是真的要昏過去了,還是只是在詮釋作品。收下工資的粉紅色信封瞬間我快哭了。
葉冠宏我應該是感謝阿邦介紹,讓我們有合作的機會,不過我們的合作難得沒有這麼緊繃,但老實說那個活潑的樣子是依照野餐主題的活潑女生詮釋出來的。我是屬於那種會把自己融入整個角色類型的。後來的文案,我發現我不會寫純粹的快樂,能寫出快樂的作家都是真正的大師。
Yehbi Shiung第一次聊天我們就很合得來,可我要跟你說這或許不過是女僕咖啡店的女僕而已吧?拍攝當天我表現得很開心,好像真的是個溫柔妹子似的,雖然我是按照劇本的,但是打從我們見面的那一刻,也許我想著的就是讓你更佩服我的演技吧?那我算成功嗎?

到底是感謝還是手法拆解,結果果然又寫得像論文的感謝結尾,明明都還沒大學畢業。不過常有人跟我說,其實比起圖,文字強度總是把圖片蓋過去。一個社會上大概很失敗的小蝦米要在這裡跟各位說再見了,但作為向資方抗爭的人,我應該在社運層面很成功吧?
所謂的勞工,MD是會思考而且有辦法壓過資方的。
就算要成為物品我也要是寶石,即便我作為一個人類非常失敗,但好過免洗似的任人擺佈的物品。

這裡已經不知道要說是畢業論文還是辭呈,總之就是各位再見,雖然這隻帳號還會更新到粉專沒作品為止。
我回去當個人類了,就此別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