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縛夜遊

一回到家,他就癱軟在螢幕前的椅子上。

掛好背包,開電腦,手機充電,拆髮夾,假髮,輸入密碼,喝口水,脫襯裙,洋裝,一坐就是兩個小時。臉書,鋪浪,信箱,PTT,社團,一輪又一輪,換個帳號再一次。

轉轉肩膀,膝蓋和手腕腳踝最近喀拉喀拉經常作響。站起身,踱進浴室,脫下身上剩下的布料,他看向鏡中紅紅的眼角和帶著褐色的下眼線。

卸妝,洗澡。頭髮最近變長了,半長不短的相當尷尬。留也不是剪也不是。

關上水龍頭,拎起浴巾,再次看向眼前的人影。僵硬的表情,明顯的鎖骨和肩線,胸肌之間微微的凹陷,浮起的四塊肌,人魚線,腰際略凹,髖骨,恥骨,結實的大腿和臀部結合成滑順的半圓,水滴沿著側邊的凹陷一路滑至膝窩。

抱著單腳擦起水滴,往上拭乾全身,抹乾髮稍。

掛好浴巾,他裸著踱回房間。搬開一箱一箱的雜物,然後一箱一箱的放回去。抽起一束麻繩,有些扎手,有機溶劑和處理麻繩的味道隨著指間飄散。不禁深深吸了一口。微微的雜毛從繩表面浮起,原色表面帶著些許灰黑,用了一陣子有些痕跡總是怎麼也擦不掉。

些微用力的扯開繩頭,繩束沙沙的沿著膝蓋滑落。繞過頸子,先是鎖骨下,然後胸下,然後肚臍下,最後是一連串在下陰,由下沿著脊椎,往上勾好,再岔開往前固定拉起菱形,一個,兩個,剩下的繩尾收在大腿。八米的繩子拘束著他總是不多不少剛剛好。

最近有些涼,所以穿件背心,然後是全開襟的短袖洋裝,蓬鬆的裙幅隨著夜風飄擺,側邊的膝窩隨之若隱若現。

拿起錢包,收起手機,找出短襪,穿上涼鞋,他喜歡纏纏繞繞的綁帶,也喜歡和洋裝成套的白色涼鞋。最近一家7-11有些遠,最近附近似乎有稀有怪出沒,夜晚的路人比平常還多。他寶可夢玩得不勤,街景比起發光螢幕更吸引他。方過秋分的落葉氣味,露水味,樹葉沙沙聲,蟋蟀,青蛙,寒蟬,樹蛙,攀木蜥蜴,壁虎,蝸牛,路人,夜跑的叔叔。方洗好澡的感官經常比平常敏銳,乾燥的汽車廢氣,潮濕的盆栽和路樹,省電路燈昏黃刺眼的光線,滑腳的青苔。

這個路口車子總是多,左右張望了下後小跑過馬路。他喜歡穿著裙子小跑時翻飛的裙擺,還有透過開襟洋裝若隱若現的大腿內側。

叮咚。他走向店員。「我要取件。」

 

 

帶著小小的戰利品,踩著比去程輕快的步伐,小跳步的跑回住處。準備用方暖好機的身體試用將拆封的禮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