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25

【從繩師、模特兒到酒店工作,身體工作與性的各種鎖碎murmur。開放徵文中】

我想身體是不會理解的,性是多麼美好的東西,所謂的高潮,那只是疼痛。

即便心理有了願意接納的對象,有了一雙手觸摸我能讓我放心地變成另一個我,不過就只有限定的那雙手,我還能知道腦袋一片空白,摸過的地方殘留的感覺可以勾勒出的線條。

性對我來說不算個特別想要的,除非是生理期影響會稍微高漲到有感,僅僅是有一絲感覺就這樣漂過去。現在多了一種詮釋,能讓我沒辦法停止思考的腦袋強制的磨去,這是放鬆的方式。我24年來第一次可以這樣坦誠的面對性,也不算坦承,由於現在厭食症影響整個內分泌,是不是整個經期混亂才造成這樣的感覺?讓我長期處於所謂想要的狀態。

那來談談為什麼前面說性讓我疼痛,或許是我自己的慾望形式不同於一般的認知,我真正能夠感到亢奮的是疼痛與暴力,性的確就是一種暴力的形式。

我有一次高潮的經驗,也就那一次,全身痙攣抽搐,腦袋浮現的畫面是鮮紅色的煙火,許多畫面重疊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總之那像是電擊,全身麻痺。

這一次換成能夠真正接納觸摸的對象,我的身體非常脆弱,說是性行為但從來沒有侵入式的,通常是刺激身體各個部位來得到感官的感受。

然而,到了刺激陰部的時候,原本我以為這一次應該可以至少舒服一點,感受到人們說的融為一體之類的。但是身體不行就是不行,一陣暈眩開始湧上強烈的反胃嘔吐感,好痛,呼吸不過來,就算是真正有情感連結的對象也是,試了幾次都是如此的反應。

生理期來了礙於隔天要早起,沒辦法抒發,於是就像所謂的忍住性欲,可在我體內的只有最開始陰道一次的緊縮之後,就是無盡的噁心反胃,全身發熱,陰部已經完全無感,呼吸困難混著暈眩。我只知道好痛,好痛,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性欲,那到底為什麼要追求這麼痛苦的東西?

我已經不知道我的身體到底是藥物影響還是天生如此,但目前狀態就是,你們要說恐性也可以,因為我真的不懂追求這種痛苦是為了甚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