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1

【從繩師、模特兒到酒店工作,身體工作與性的各種鎖碎murmur。開放徵文中】

要跟堅持了七八年左右的MD離別,果然還是會有點捨不得。從最初高中長得又肥又醜,然後努力把自己弄得像個人,像個「漂亮的人」「值得被拍攝的人」變成自己心目中lolita那個類似變身,從現實世界逃離的夢幻模樣。
剛開始拍照總是要可愛漂亮,就是Lolita標準形象,但是我發現自己好像有一點戲劇,或說是模仿天分吧?在lo圈拍照文化裡做出差異。那時候還沒想到付費,就是朋友們拍照,連互惠我也不知道算不算,那是很久的往事了。

不知道為了甚麼,總之我被圈子裡的人背地說了壞話,我完全不知道做錯了甚麼?過了沒在接觸Lolita大約半年,我想到了可以把這些變成故事,這樣就不只是糖水照。可是得不到認同的我越來越陷入瘋狂的追逐,總算作品的故事性算是有,也開了這個帳號,依照線上MD同班同學的指導,開始從互惠走向付費。

這應該前一篇提過我用的是文案策略,與其說是約拍,不如說是在賣企畫書。我試圖扭轉MD只是找來拍拍休閒這件事,所以如果攝影沒想法,馬上討論一下就有主題,連可以延伸的議題關鍵字都標註了。這當然是一種脅迫和自我展現的手段,直接把成品推到你面前問你,製作過程就是這麼快,成品在這裡,你買不買?大部分拍休閒的攝影當然是Hit and Run,但有人就是會被吸引願意購買。

另一種我所謂的服務業,即便是互惠,我把每一位攝影師當作雇主,我是勞工,接著依照計畫達到高精準度的完成。雖然很抱歉不過這也是一種操作手法,就算拿不到酬勞,我也要從雇主身上奪取一點東西,故意讓他們內疚,就當把我物化的小小復仇,或是得到稱讚。
理想狀況當然是下一次約拍就可以付費,因為我值得。
故意默默的做給老闆看,我甚麼都不說,為了加薪。
只是人攝圈不是企業公司,這些操作手法是用在商品的。

即便有很多攝影被這種壓迫感嚇跑(我猜測是這樣),我的思考模式很簡單,既然每次MD都被質疑能力到底值不值錢,那我甚麼都不用說,直接丟出試用品讓你們知道,這是我能力的一部分,而且這還只是試用品,不買嗎?
順便說說,每次的創作都是痛苦,唯有痛苦才能創作,我的商品是各種情緒的表現精準度,還有替各位想法的碎片拼湊出混雜我一點點痛苦作為接合劑的整體。

這世界那麼多的人,我也許把夢做得太大,勞資雙方怎麼可能會站在同一邊呢?各位雇主。
其實你們底下的員工是有思考能力的,或許我的社會經驗還不夠,大概也不夠成熟,但這是職場的一部分,我努力地體會,大人總說社會很殘酷,沒錯,我們都是物品。
年紀,保存期限到了就差不多可以淘汰的物品,總是會有新的新鮮年輕的MD拍不完。

在這一年多的社會職場體驗,我少上線的原因當然就是不想待在公司啊。我想我可能不是做得很好,應該要每天開著,但實在是電腦太當,詢問率又低到我好像只要每天巡一下就好。以職場來說,我的業績遠遠不如同學和學妹,讚數用洗讚社團洗來的,而真正的業績只有四位攝影師。
接著我想感謝這四位願意肯定和認同我能力的攝影師。
林峰汎非常感謝你其實給我很多經驗談,讓我認識到商業和藝術的不同。我們常常可以探討很多層面的論述,今天整天聊得很痛快,所謂能夠理解我的成品,或許也可以說是論文,並且討論應該只有你一人了。
顏維倫我還記得你半夜被我嚇到的樣子,30分鐘就有企畫書,而且好像說我一眼就看透你的想法。或許我們是剛好想法合拍,工科出身的思考模式很快就能對上。當天你震撼的表情,甚至說了都害怕我是不是真的要昏過去了,還是只是在詮釋作品。收下工資的粉紅色信封瞬間我快哭了。
葉冠宏我應該是感謝阿邦介紹,讓我們有合作的機會,不過我們的合作難得沒有這麼緊繃,但老實說那個活潑的樣子是依照野餐主題的活潑女生詮釋出來的。我是屬於那種會把自己融入整個角色類型的。後來的文案,我發現我不會寫純粹的快樂,能寫出快樂的作家都是真正的大師。
Yehbi Shiung第一次聊天我們就很合得來,可我要跟你說這或許不過是女僕咖啡店的女僕而已吧?拍攝當天我表現得很開心,好像真的是個溫柔妹子似的,雖然我是按照劇本的,但是打從我們見面的那一刻,也許我想著的就是讓你更佩服我的演技吧?那我算成功嗎?

到底是感謝還是手法拆解,結果果然又寫得像論文的感謝結尾,明明都還沒大學畢業。不過常有人跟我說,其實比起圖,文字強度總是把圖片蓋過去。一個社會上大概很失敗的小蝦米要在這裡跟各位說再見了,但作為向資方抗爭的人,我應該在社運層面很成功吧?
所謂的勞工,MD是會思考而且有辦法壓過資方的。
就算要成為物品我也要是寶石,即便我作為一個人類非常失敗,但好過免洗似的任人擺佈的物品。

這裡已經不知道要說是畢業論文還是辭呈,總之就是各位再見,雖然這隻帳號還會更新到粉專沒作品為止。
我回去當個人類了,就此別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